关于我们

大马第一位天文物理学家拿督玛芝兰奥曼:勇敢追问为什么并找寻答案

报道:本刊特约 许雪翠  /    摄影:本报 冯依健

请问你相信外星人的存在吗?”KidZania小议员艾玛拎着麦克风自信的向嘉宾提问。奶奶级的嘉宾笑开了,但用认真的语调给她回答:“相信!我相信外星人的存在!”

艾玛闪烁着好奇的眼神:“那如果您遇到外星人,您会如何向他介绍人类?”和蔼可亲的嘉宾说:“呵呵,我们人类并没有你听说的那么糟。我们也许破坏了气候,也许对地球带来了些破坏,但我仍对人类体现的精神充满自信,我们会有一个光明美好的未来!”

外太空很有趣喔!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当然这只是模拟,观星得到郊外或观星台啊!

吉隆坡儿童职业模拟城市KidZania最近推出了“科学与太空假期特别活动”,宣布将会在来临的年中假期设立多个科学实验与太空体验站,让小朋友有机会边玩边学,协助推动科学与太空教育。

而在推展典礼上受邀的这位嘉宾,正是我国著名的天文物理学家──拿督玛芝兰奥曼(Prof Emeritus Mazlan Othman)荣誉教授。她可是大马第一位天文物理学家喔!

在大学尚未普及化的70年代,玛芝兰奥曼就以优异成绩获得了哥伦布计划奖学金,远赴纽西兰奥塔哥大学深造,并在1975年考获学士学位。 1981年,她再获奖学金回到奥塔哥攻读博士学位,成为这所成立于1869年的纽西兰第一所大学的第一位考获天文物理博士学位的女性。

她当年深受首相马哈迪看重,委她出任大马太空署第一任署长,任内让大马第一个太空人上太空。她在2007年受召重回联合国出掌外太空主管,主要负责国际太空合作事宜、防太空垃圾撞击卫星及从事永续研发。 2010年,她还受委代表人类跟外星人作第三类接触,出任联合国外星人大使呢!虽后来证实是不实传闻,但她的名字却因此广为人知。

玛兹兰奥曼认为应该尊重孩子们追求他们的理想。只有真正感兴趣的、有热忱的,才能够使人具有创造力与耐力。即使相关行业面临低潮,只要有热忱,就会充满自信,能站在最高,有办法走到最后!

玛兹兰奥曼荣誉教授:

*1951年诞生于森美兰州芙蓉,现年68

*1975年考获纽西兰奥塔哥大学(University of Otago)学士学位

*1981年考获纽西兰奥塔哥大学天文物理博士学位

*1999年及2007年先后出任联合国外太空事务署负责人

*2011年获“巫统昌盛马来人物奖”,是唯一多次获此奖的女性

 

*现任国际科学理事会(International Science Council,简称ISC)亚太区域理事长

KidZania“科学与太空假期特别活动”推展礼上,小议员艾玛向嘉宾玛兹兰奥曼教授(右)及市长沙鲁尼查阿末提问。

 

玛芝兰奥曼目前是国际科学理事会(International Science Council,简称ISC)亚太区域理事长。

以下是本刊特约记者在现场跟她做的专访:

问:您如何看待此次KidZania推展太空与科学假期项目?

答:当然很高兴,太空科学是很重要的学科,但它不能独立存在,它涵盖各种科学。比如我们要研究太阳系外的外星人,就必须从化学、生物学、物理学、生态学着手。所以推广科学教育是非常重要的。

问:您说我们每一天的生活都无法脱离科学,科学培养资讯科技时代重要的逻辑思惟与思辨能力,请问科学精神是不是愈小灌输越好?

答:那是肯定的!小朋友们天生有旺盛的好奇心,会不停提问:彩虹为何7种颜色?为什么天空是蓝色?为什么雨要这样下?科学的启蒙教育永远在家庭不是学校,因此父母亲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面对孩子的十万个为什么,父母必需学习与具备科学常识,以便能很好的引导及解答科学疑问。同时积极开发孩子们对科学的探索兴趣。

问:其实大多数小孩都会对科学感兴趣,但我们能不能说,最后是被学校教育扼杀了?尤其到了高中,学生将被分成理科生和文科生。请您评估当今学校的科学教育发展。

答:最根本的问题,还是在以考试为中心的教育制度。很多国家都逐步在小学阶段废除考试,我们可以参考他人如何克服考试废除后带来的难题,从中发展出属于我们自己的,更接近理想的多元评估制度,而非只用考试这一单一因素评估学生。这也是为何我们的大学生比例,女生总比男生多的原因。

同时,我们要有可以跟YouTube竞争的优秀科学老师,因为现代学生已经可以从YouTube自学,快速而有趣。有时候,老师将有趣的科学变得太无趣──翻开xx页, 打开作业簿,开始作答!那是最容易的教学法,而且很难想像,这种教学法竟然跟我的年代相差无几!幸好学生现在已无需100%靠老师,他们有互联网,自主学习变容易多了!不像我,我念书时代得完全靠老师。

至于文理分班,我希望有一天可以打破,科学即艺术,艺术即科学,这有很难理解吗?我38岁的儿子现在美国工作。他是大气层工程师,拥有航空航天学硕士学位及MBA,现在在银行任职。女儿跟哥哥倒反,念的是社会学,目前在瑞典从事社会学分析相关工作。我想说的是,我们大可不必通过成绩死板分文理,而是引导学生找到自己的人生路更重要!

问:宇航学听起来就是冷门,天文物理学更是冷门中的冷门,为何您会选修,儿子也选修?而未来科学最热门是不是AI?父母应不应该鼓励孩子选修科学中的热门或“有用学科”?

答:曾经有一阵子,很多人一窝蜂去当股票经纪,因有赚头,但当股市崩盘,很多人一下全失业了。但无论什么时候,科学家,像我这样的天文物理科学家,却未曾失去在任何经济状态中的关联性,无论全球经济好坏,社会会一直需要科学家。

我当然知道专攻天文物理赚不了大钱,但我当初就决定用我的热忱改变我的周遭,而不是任由环境改变我!我是如何办到的?因为我太热爱物理学,太热爱天文学。记得大学教授当年问我为何要选那么冷门的天文物理学,就业前景不乐观,升迁也不易,当时我回答他,it's ok,我会有办法。那是80年代初。我什至自掏腰包买飞机票出国参加国际学术研讨会。当你充满热忱的去做一件事,你会准备好要付出没有怨言,永不言倦。

我支持尊重孩子们,同时吁请父母放手让孩子追求他们的理想。只有真正感兴趣的、有热忱的,不管是AI还是鞋子制造,才能够使人具有创造力与耐力。即使相关行业面临低潮,只要有热忱,就会充满自信,能站在最高,有办法走到最后!

至于“未来热门科系”,谁也说不定。如果一心追逐所谓的热门,可能存在判断失误。就像科技泡沫爆破危机那样危险!

问:您觉得成为太空人是遥不可及的梦想吗?

答:你不一定得攻读宇航系才能成为宇航员,但你得拥有健康的体魄,同时不管你在哪个领域确保你成为最优秀那个!

问:您在国家独立后不久的年代受中学教育,当年您是如何找到自己潜藏的对物理的热忱?现在很多孩子找不到兴趣与热情。

答:我们可以通过各式的接触与尝试,找到自己的兴趣与专长。父母可以为孩子创造机会,打开接触各种学习的管道,像戏剧班、歌唱班、写作班……让孩子有机会多方尝试。

我对物理的热情,是天生的,很难具体解释。那个年代学习资源有限,家里也穷,但我求知若渴,渴望阅读,有能力就一定先买书。或许我有强烈的好奇心,尤其是物理。我记得我曾在课堂上问了老师无法解答的物理理论!这个理论后来我到了大学才找到答案!

我也喜欢新奇事物、新挑战,我喜欢跟别人不一样。直到今天我仍然不喜欢做别人做过的事,走别人走过的路。天文物理不是一个普通的学科,所以我喜欢。从大学讲师到联合国出任职务,我的职业生涯不是一条直线。但无论高低起伏,我也一直是一个能承担风险的人。若现在有人邀我去火星,why not

总结:68岁的玛兹兰奥曼荣誉教授有着对科学的执着追求。外太空和外星人也许没有一般人想像的神秘,但仍有许多未解之谜,期许大马教育制度能栽培出更多像玛兹兰奥曼那样的天文学和科学精英人才,勇敢追问为什么,勇敢找寻答案,为全人类的福祉作出贡献。

KidZania市长沙鲁尼查阿末和玛兹兰奥曼教授的表情,就知道小朋友都爱玩的slime史莱姆多有趣了!玛兹兰奥曼教授表示,推广科学教育非常重要,科学能培养好奇心探索精神和逻辑思惟。

slime史莱姆学化学

洗澡炸弹”制作

谷歌VR教育计划(Google Expeditions VR Experience)——利用智能手机下载谷歌的虚拟真实太空计划app,学员便可以通过cardboard模拟到火星及阿波罗土星中心。这个应用程式在家也可下载。

黏土捏出月亮、星球和火箭等

风车制作

 

资讯链接

Copyright © 2019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联络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