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勿操之过急 幼儿教育

时下许多家长和幼儿园,都对孩子认得多少字和掌握多少加减乘除而感到自豪,似乎孩子懂得越多,就表示孩子越聪明。

然而,自豪的背后,会不会存在着孩子超前学习的问题?而如果超前学习,这对孩子的长远发展来说会是好事吗?

这个问题在中国已经引起关注,中国教育部早前发布通知,要求坚决纠正幼儿园“小学化”的倾向。须知道急功近利是幼儿教育的大忌,若太过注重学科知识的传授而忽略孩子的身心发展,这不但会扼杀孩子的童年,也会透支孩子对学习的兴趣。

今年中,中国教育部应该是意识到幼儿园“小学化”的现象严重,而发布了一项通知,要求坚决纠正幼儿园“小学化”的倾向。当时候中国有一项针对两千多人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逾八成受访者坦言幼儿园“小学化”现象严重,另有九成受访者认为很多幼儿家长在教育孩子方面有“抢跑”的心理。

幼儿园“小学化”,简单来说就是很多本来应该小学才学习的东西,幼儿园小孩已经开始学习。中国教育界近年还流传“三年级现象”这样的说法,这现象是指小孩在幼儿园学了很多知识,进小学后刚开始那两年成绩很优秀,但是到了三年级成绩就开始下滑。

吉隆坡黎明幼儿园早前举办亲子嘉年华,向家长展示孩子的学习成果。左为黎明幼儿园董事长黄隆生,右为园长黄翠凤。

 
中国已开始关注幼儿园“小学化”的问题,那么马来西亚,我们的情况又如何?
 
多次造访我国的台湾资深教师林时荣,发现马来西亚有好些幼儿园的小孩,已经在学50以内的加减法,他认为这是超前学习太多。
 
“在台湾,50以内加减法是小一以后的事情。太多超前学习的话,我个人觉得没有好处。虽然大人会觉得这么早就学会是一件很好的事,可是万一小孩受挫呢? ”
 
他指出,学习大致可以分为3个阶段:具体—半具体—抽象。幼儿园的学习应该是属于从“具体”到“半具体”的这个阶段,但50以内的加减法属于抽象学习,等于是把小学课程挪到幼儿园学习。
 
超前学习的隐忧在于,小孩如果理解能力不足,却硬要他学习一些超出他理解范围的东西,那无异于拔苗助长,反而可能坏事。即使小孩有能力超前学习,却也可能在升上小学后的初期,因为觉得小学课程太容易,而对学习失去兴趣,产生厌学心理。
 
林时荣说:“我们往往掉入一个迷思,认为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点。可是问题是人生这么长,它不是短跑,是长跑。长跑即使起步落后一点,但持续力够的话,就能走得长远。重点是我们要培养他的持续力、专注力和终身学习的态度。”
 
台湾很早以前就发现幼儿园“小学化”的问题,担心急于求成会影响小孩的身心发展。于是,台湾公立幼儿园从很多年前就力图改革,扬弃以往那种“老师讲、学生听”的单向授课模式,改为引导小孩主动探索。
 
马来西亚许多幼儿园,其实也已意识到教学改革的必要,逐渐走向儿童全人发展的路上。吉隆坡黎明幼儿园是其中之一,而且园方为了确保改革走在正轨上,还多次邀请台湾资深教育工作者周静羚、洪丽香、王有福和林时荣来马,协助幼儿园研发教案和开发多元学习区。
 
林时荣认为,小孩若超前学习恐怕会适得其反。
 
现在的老师,是负责引导孩子自由探索
今年8月,黎明幼儿园举办了一场亲子嘉年华。有别于一般的亲子活动,这场嘉年华是由小孩带领家长闯关,大人得以见识小孩克服难关的能力。与此同时,家长们也透过这个活动,参观幼儿园的各个角落学习区,例如建构区、益智区、美劳区、沙地区、种植区等。
 
如今的黎明幼儿园,跟周静羚3年前第一次参观时很不一样。当年她第一次来到黎明幼儿园,看见教室里头只有桌椅和课本,“觉得怎么还跟我以前幼儿园的样子一样?”
 
黎明幼儿园经过改造之后,不仅环境变得有趣,更重要是学习的方式也变得活泼。现在很多时候,小孩在玩乐中学习,从玩的过程中学会观察、探究及解决问题,自然而然养成主动探索的能力,而老师通常只是从旁辅助和引导。
 
然而,不是每位家长都明白园方的用心,有的家长误会老师放任孩子玩乐没在教书,也有家长质疑孩子为什么不用写字。对于这点,周静羚想说的是,老师不是没有教,只不过幼儿教育好比房子的地基,“不理解幼儿教育的人,是没有办法看到下面的这一块,所以才会焦虑。”
 
她解释,幼儿阶段的小朋友需要从操作中学习,他们如果没有机会动手,他们就不会有感觉,所以幼儿园才会设计各种学习区,让小孩在学习区里自由探索。
 
在学习区,小孩往往学到的不会只是单一领域的东西。林时荣以种植区为例,学生会目睹自己栽下的种子长成幼苗和开花结果的过程,却又看见叶子被虫吃掉,那是一种生态教育,也是一种生命教育。除此之外,青菜收割之后,学生会当场炒来吃,那又是另外一种生活体验,老师还会跟他们讲解蔬菜的营养价值。 “所以光是一个种植区,学生就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黎明幼儿园的课程参照芬兰教育,是一种跨领域和跨学科的统整性课程。周静羚举例,学生从影子游戏,去探索是什么形成影子。当他们知道答案是“光”的时候,他们会进一步探索什么是发光体、什么东西透光、什么东西遮光,还有光与颜色的关系。一个影子游戏,即融合了科学和美术,周静羚说:“认知就是这样玩出来的。”
 
早期的幼儿园,是老师教什么,学生就学什么。但是林时荣表示:“现在的老师不再是教学主导者,而是引导孩子自由去探索。探索过程中,他们会发现问题,自己要想办法解决,老师只是从旁提醒他们可以从哪个方向试试看。”成就感是快乐学习的关键,当小孩因为解决问题而有成就感,他们自然而然会爱上学习。
 
周静羚表示,现在因为资讯发达,年轻家长对教育改革的接受度会比较高。
 
用时间证明自己的苦心
谈及台湾教育改革的经验,周静羚表示,台湾早在20年前开始做转变,这个翻转首先需要从教育工作者做起,第二是说服家长。
 
想当年她刚来到黎明幼儿园的时候,单单跟老师做培训就花了一段时间。她说,师资培训很重要,“因为没有受过训练的老师,未必知道孩子在'玩'什么。但是受过训练的老师,不但看得懂孩子在'玩'什么,而且知道孩子的能力到哪里。 ”
 
有一点她非常佩服黎明幼儿园的董事部,因为董事部为了改革幼儿园,曾经组团到台湾考察,就连董事长也亲自出马。如果没有如此坚决的决心,幼儿园要改革恐怕难上加难。
至于家长方面,黎明幼儿园董事部总务邱维斌透露,园方刚开始推动改革时其实承受不少压力,因为有些家长对于幼儿园的教学方式感到不解,误会孩子在幼儿园都只是玩耍。园方只好一再解释和用时间证明自己的苦心,而幼儿园推动改革至今已有一段时间,“我觉得我们做对了。”
 
现在资讯发达,周静羚说,年轻家长对现代教育理念的接受度比较高,但观念这种事不是说变就变,总需要一些时间去说服家长。
 
黎明幼儿园从2016年开始筹备全面性的改革,周静羚等台湾教育工作者是背后重要的推手。她和林时荣目前是黎明幼儿园的海外顾问,会趁台湾寒暑假的时候来马来西亚,协助幼儿园上下进行改革。
 
周静羚说,最初她和其他顾问主要是向黎明幼儿园做理念宣导,跟大家谈为什么要做改革。去年开始,幼儿园从里至外都改变很多,包括校园环境、室内规划、课程模式和教学方式。
 
黎明幼儿园一改过去“老师讲,学生听”的教学模式,让幼儿在各种活动中养成主动探索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大人则主要在旁扮演引导的角色。
 
教育改革是世界趋势
黎明幼儿园创校于1941年,经历过日治时期、停办、火灾等事件,现位于吉隆坡武吉加里尔。虽然幼儿园的历史很悠久,但说到改革,董事部可是相当的利落。
 
黎明幼儿园董事长黄隆生说,教育改革是世界趋势,其中芬兰教育的成功让董事部看见了希望。由于幼儿园不像小学那样受到教育部严厉管制,因此相对来说,幼儿园推动改革会比较容易。
 
他本身曾经随团到台湾考察当地的幼儿教育,认为幼儿园最重要是让小孩觉得学习是一件快乐的事。当小孩把基础打好,升上小学后就不用害怕衔接不上。
 
除了董事部卖力推动改革之外,幼儿园的教职员也是铆足了全力。例如园长黄翠凤,虽然年届60岁,但为了把教育办好,她至今还在进修念硕士。
 
黄翠凤从1980年代开始从事幼教工作,她说当时国内整个教育体系并不重视幼教,基本上是把幼儿园孩子当成小学生来教。如今黎明幼儿园采用多元学习区方案教学,既符合幼儿心智发展,又能培养小孩主动探索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而不是老师一味用权威和命令的方式教导小孩。
 
台湾教育界近几年都在强调要培养学生带得走的能力,说的正是主动探索和解决问题的这些能力。周静羚说,这些能力一旦养成,学生进入小学面对任何课程,这些能力都会用得上。
 
种植区是黎明幼儿园的其中一个学习区,学生在这里亲手种菜,从中接触生态教育和培养责任感。

资讯链接

Copyright © 2019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联络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