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L'Oreal—UNESCO杰出女科学家奖马来西亚得主 科学就在生活里

科学家对很多人来说是遥不可及的梦想,因为在他们眼中,科学家仿佛不食人间烟火,在实验室从事凡人所不能理解的研究。但其实大多数科学家做的研究,并不如想像中那般离地,他们的研究终究围绕着我们的生活。
 
今年3位获得欧莱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L'Oreal—UNESCO)杰出女科学家奖的马来西亚得主,其中一位研究食品安全,另外两位研究污水处理。她们都在大学任教,从事的研究实实在在跟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
 
蓝丝敏学历:
化学工程博士,马来西亚理科大学
化学工程硕士,马来西亚理科大学
工业化学本科,马来西亚沙巴大学
 
蓝丝敏 :净化污水同时利用污水发电
 
传统的污水处理厂仅仅分解水中的污染物和有机物质,但是蓝丝敏所研发的光催化燃料电池,可利用污水发电并同时净化污水,可谓一举两得。
 
这个研究刚开始的时候,她主要研究灰水,也就是没有混合排泄物,从家里流出的淘米水、洗澡水等污水。在实验室里,她只需要400毫升的灰水,就能产生10千毫安的电量。这种技术若应用在郊区,郊区居民可利用灰水来发电,既环保又经济实惠。不仅如此,灰水净化后还有很多用途,例如用在农业灌溉。
 
这项技术是不是就只能应用在灰水?她说不,这技术其实也可以应用在工业废水,而且废水含有的有机物质越高,能产生的电力就会越高。这项研究的报告已刊登在学术期刊,她和学生也凭这项研究在全国创新与发明比赛得奖。
 
不断研究不断创新,社会才会更加进步
 
蓝丝敏(34岁)是拉曼大学环境工程系助理教授,在得到欧莱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杰出女科学家奖的隔天,她即启程到中国桂林理工大学,展开3年的博士后(Postdoctoral )研究。
 
自小她就是一个很喜欢问为什么的人,不过小时候从来没有人跟她说她适合当科学家,反而有人觉得她画画很不错,建议她大学念室内设计。但是在爸爸劝导之下,她最终还是选择了科学。
 
她的大学本科是工业化学,以一级荣誉学位毕业,原可直接攻读博士学位,但因为她转换跑道攻读化学工程,所以得先念完硕士再念博士。无论如何,她还是很年轻就完成博士学位,也很年轻就到了大学教书。
 
教书之余,她的研究产量也很高,每隔不久就会发表学术文章。她说,学术人员不能只教书而不做研究,因为唯有不断地研究和不断地创新,社会才会更加进步,自己也不至于像是躲在象牙塔而跟社会脱节。
 
中学时她就很喜欢做化学实验,到现在依然很喜欢做研究。她认为,做研究不能一味在研究室里埋头苦干,还应该多去参加研讨会和阅读学术期刊,以便拓展视野及拓展学术圈的人脉。人脉对从事学术研究工作其实也很重要,因为一旦研究遇上瓶颈,就可以向其他学者请教。
 
蔡岦臻学历:
食品安全博士,马来西亚博特拉大学
生物科技本科,马来西亚博特拉大学
 
蔡岦臻:简化生鸡肉化验程序
 
研究显示,马来西亚大部分生鸡肉皆含有沙门氏菌和空肠曲杆菌,而这些生鸡肉若处理不当,恐将导致吃的人食物中毒。
 
然而,传统上在化验室检验生鸡肉的程序相当费时,短则两天,长则一两个星期。等到化验结果出炉,原本新鲜的生鸡肉可能已变得不新鲜,所以市场需要一个更快速和简便的检验方法,“譬如有没有一种方法,是可以马上知道化验结果呈阳性或阴性,或有没有一种方法,是可以让普通工人也能自己做化验,未必需要微生物学家?”蔡岦臻说。
 
蔡岦臻长期做食品安全方面的研究,有一天她无意中发现,不同的细菌会发出不一样的味道,于是她开始着手研究,希望将来研发出一种工具,这种工具能凭味道直接检验出生鸡肉是否含沙门氏菌。
 
问她如何发现不同细菌有不同味道,她表示,微生物化验室通常都会有一种浓烈的味道,她长期待在里面工作,久而久之能分辨出味道的差异。现在的她,每当闻到某种味道,就能凭直觉判断眼前的化验样本含有什么细菌。而化验结果也证明,她的直觉往往都很准确,屡试不爽。她笑说,每当她凑近鼻子去闻化验样本的味道,“我的学生看了都觉得很恶心!”
 
目前,她和她的研究团队还在收集数据的阶段,希望再过个三五年就能把这个化验工具研发出来。
 
成为科学家非遥不可及之事
 
蔡岦臻(37岁)是马大生物学研究院的高级讲师,所做的研究大部分都是跟食品安全有关,譬如社会一旦爆发大规模的食物中毒事件,她的工作是找出何种细菌导致中毒,以及追查细菌的源头。这样的专业背景,让她跟卫生部及食品公司常有合作的机会。
 
“很多人的刻板印象以为,科学家就是在实验室做科学研究,完全不管外头发生什么事……事实上,科学家不能跟社会脱节,而且科学家有一定的社会责任,我们要贡献我们的专业,比如跟政府合作,把科学知识应用在照顾人群。”
 
蔡岦臻说,她不是那种从小就很喜欢科学的人,反而因为她小时候很爱画画,家人以为她长大后会从事美术工作,没想过她会当科学家。
 
在她六七岁的时候,她的人生出现重大转折,那时候她爸爸得了肾病,她的童年从此长时间陪爸爸到医院洗肾,也从此立志要当医生。到了差不多中三的时候,生物科技当时是一门非常热门的领域,她也渐渐意识到自己的兴趣不是在前线当医生,而是在幕后做研究。后来念大学,她的本科就选择了生物科技。
 
对于女科学家的待遇,她表示,目前在马大生物系,女学生的人数高于男性,教授和讲师也以女性居多。可是在领导层方面,明显还是男性居多,她认为归根究底,“是因为博士毕业后差不多快30岁,很多人在这个阶段开始组织家庭,女性因为要照顾家人,升迁速度往往会比较慢。 ”
 
单身的她,常被人开玩笑说她占有优势,因为她可以心无旁骛投入做研究,不用为家庭而烦恼。然而,这种想法其实有欠公允,因为她虽然没有小孩,可是她依然有亲人需照顾,同样得在工作和家庭之间找到平衡。
 
无论如何,她想说的是,要成为科学家并不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很多科学家小时候并不是什么天才,是长大后才奋起直追。要成为科学家,她认为最重要是要对自己的专业领域有兴趣,以及持之以恒地学习。但如果是想大富大贵,那还是另谋高就吧。
 
诺哈雅蒂阿都拉学历:
生物科学博士,英国纽卡索大学和马来西亚工艺
环境工程硕士,英国纽卡索大学
土木与环境工程本科,马来西亚工艺大学
 
诺哈雅蒂阿都拉:把好氧颗粒污泥技术应用在油棕业废水处理
 
好氧颗粒污泥是污水处理的一种技术,这种技术被一些工业所采用,但是仍未推广至油棕业。诺哈雅蒂阿都拉(Norhayati Abdullah)所做的研究,是研究如何把好氧颗粒污泥这种技术应用在油棕业的废水处理。
 
诺哈雅蒂说,废水经过这种技术处理之后,虽然仍不适于人体饮用,但至少对环境无害,因为废水中的有机物和毒性物质会被去除。根据传统的做法,油棕业废水是在氧化池处理,但是氧化池消耗土地,长久消耗下去不是好办法。相比之下,好氧颗粒污泥是一种既环保又成本较低的技术。
 
好氧颗粒污泥其实不是什么新技术,她表示,这技术受到荷兰大规模使用,但荷兰主要用来处理其他废水。她希望有朝一日,这种技术也适用于我国蓬勃发展的油棕业,甚至还可用来净化其他工业的废水。
 
女性探索科学不再受限
 
废水处理一直是诺哈雅蒂(38岁)关注的课题,打从2002年起,她便活跃于国际水协会(IWA)这个集合全球水资源专家的组织,所做的研究跟水息息相关。
 
她目前是马来西亚工艺大学马日国际工科院的副教授,当初会念理工说起来是个意外,因为理工并非她的第一志愿,她从前最想念的其实是心理学,只因升上大学时被分发到工程系,而从此走上理工这条路。
 
无论如何,“现在我把对心理学的兴趣和工程学的技能结合起来,帮助我更好地把科学知识传递给社会。当年我念工程系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我一定要做得最好。”
 
诺哈雅蒂的丈夫同样在工大任教,两人育有3个分别15岁、12岁和5岁的儿子。诺哈雅蒂很感谢丈夫,特别是她到英国留学那几年,虽然当时已有两个小孩,但丈夫仍全力支持她深造,让她得以如期完成她的博士课程,还获颁最佳研究生奖。
 
过去人们常说,科学家这个领域有所谓的玻璃天花板,意思是女性的晋升之路有潜在的障碍。可是,诺哈雅蒂表示,现今科技如此发达,知识传播的速度前所未有的快,女性探索科学不再受限,近年也越来越多女性获得科学奖的肯定。她乐观表示:“我想,我们已打破了玻璃天花板。”
 
关于欧莱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女科学家奖
欧莱雅集团(L'Oreal)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颁发专为女性而设的“女科学家奖”,以表扬全球女性科学家的成就和对社会的贡献。这个奖开放给40岁以下,持有博士学位或正在进行科学研究的女性研究员/科学家参加。今年马来西亚总共有157位女科学家踊跃报名。

资讯链接

Copyright © 2019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联络我们